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奇迹领域

蔚蓝的天空中有一座移动要塞,那是梦想与希望的国度——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正宗的BL正太同人女,善良纯洁的男人不要靠近我……我不想犯罪……欢迎6~16岁的男生们跟我聊天*v*(旁:打!)………………

网易考拉推荐
 
 

猫眼少年  

2008-01-27 13:34:00|  分类: 展伊凝の文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少年有一双猫眼。

新娘连忙放下轻撩起的轿帘,心儿狂跳。

那不是一双普通的眼睛。

新娘觉得自己的魂魄一瞬间已经被他带走,脸色潮红,与盖在头上的红纱相映衬,煞是迷人。

红纱?

新娘愣了一下。摇头,不,不能再想起那双眼睛了,她已经有婚约,将为人妇。

是的,她将是最让人羡慕的新娘。

陆员外家财万贯,却膝下无子。直到晚年三房妻妾才好不容易才为他生下一个儿子,故陆员外视独子为命根,起名陆佳伟,希望他一生平安顺利。

幸好,陆佳伟从小聪明伶俐,资质过人,16岁就不负众望考取状元,可谓年轻有为。惟独他不近女色,整日与诗书做伴,这急煞了陆员外一家。

在他20岁公开选秀的时候,他竟然意外地看上没有任何背景,靠帮家里卖花活口的她。

陆员外当即下帖,七日过门,其实她连嫁妆都给不起,却能嫁入众人羡慕的陆家。

她是幸运的。新娘浅笑,继而皱起了眉头。

其实关于陆佳伟的一切,她也是听来的,她根本未曾见过自己未来夫君。

脑海中闪过少年那双漂亮清晰的猫眼。

是他的话……

新娘猛地摇头。不,不可能的,她的未来夫君应该是在陆府等着一身嫁衣的她,然后揭开她的红纱,亲切地唤着她的名字……

新娘轻叹,胡思乱想间耳边尽是人们的喧闹声,有人祝福,有人嫉妒,甚至有人诅咒,但是无论如何,此刻,她正坐着花轿,而花桥上面有陆家的标志,她痴痴地笑了。

的确,七天前,她还是市集中叫卖的卖花女而已,七天后,她却是嫁入陆家的新娘……

“花轿到——”

媒婆一声长喝, 她猛地回过神,媒婆拉着她走过大门,回廊,周围渐渐安静下来,完全没有新娘想象中的喜庆声.

媒婆按了按新娘的肩膀示意她跪下,新娘恭敬地垂下了头.地上可以看见两个影子,约莫就是陆员外和他的夫人.

“揭开你的头纱.”

一阵沉厚但带半点沧桑的声音响起.是陆员外?新娘愣了下:头纱不是应该让夫君揭开的吗?

那声音带着不可抵抗的威严重复道:”揭开你的头纱.”

新娘莫名其妙地拉开了自己的红头纱.

堂前坐着一脸严肃的陆员外,旁边坐着他的大夫人,二房三房的小妾站在一旁,而新娘身边,则跪着六个同样穿着嫁衣的年轻女子.

她们互相细细打量着.

“听着.”陆员外冷冷地说:“以后你们就是陆家的媳妇,你们不分大小都是陆儿的妾,以后陆儿会去别院找你们.如无必要,乖乖呆在你们的别院里.”

七个媒婆分别领着新娘们去不同的别院.

茫然地跟着媒婆,一路上,媒婆唠唠叨叨地说了许多许多.

她回过神的时候,人已经坐在一间被打扫得干干净净的房间里.

脑海里回荡着媒婆的话.

一星期前,他突然公开招亲娶回了7个小妾,然后就不知所踪了。

简单地说,她将要和其余6个女子一起侍奉一个可能一辈子也无法遇见的夫君。

她轻轻叹了口气,和衣躺下,烛光下摇曳着的孤单的影子无依无靠,身上的红衣此时也显得暗淡。枕下一片泪痕,她听到窗外沙沙的叶声和风声里,偶然夹杂着幽怨的哭声。

是其他别院的人么。

她复而落泪。明明是夏天啊却冷得让人心寒。

谁能想到人人称羡的姻缘下竟是独守空房的无尽凄凉。

突然想起了出嫁前爹娘老泪纵横却依然笑着给她收拾房间。

突然想起了少年那一双美丽的猫眼。

又是一声长叹。

 

 

第二天一早,淡抹粉尘便去和陆员外和陆夫人请早安,她一向素脸朝天,不习惯浓妆艳抹,面对那一堆瓶瓶罐罐,她只能不住地计算每瓶够她父母辛劳多久。

陆员外和陆夫人喝了媳妇们的茶,只对她们点了下头就进了内院。

新娘们自觉地聚在一起互相诉说着自己的心情。她听着别的女子唧唧喳喳的议论,只笑,不出声,间或点一下头。毕竟无论如何,嫁入陆府都是正确的,她心里默默地感激着陆员外一家,至少可以让爹娘少辛劳许多。

她爹是花匠,她自小也喜欢花,她经常帮着下人们料理陆府的花花草草。

到了秋天,她的别院里居然长出了一大片不知名的兰花。

下人说那些兰花是不会开花的——明明外表还泛着青,苞心却已经开始枯萎。

她细心地给那些兰花浇水,经常会想着那个猫眼少年。她觉得含苞的兰花像极了少年的那一双眼睛,神秘莫测。

正在生长的时候变一步步走向死亡。

如同对少年的记忆,总有一天,自己是会忘记他的。

她每天准时拜见陆员外和陆夫人,照料兰花,给爹娘写信,和那些女子聚在一起,听她们诉说着“夫君”的一切。她好像一个外人,安静地看着周围的一切。

而她也逐渐发现,这样的生活,真的很平静。

 

 

转眼又是夏天,她坐在兰花从中给自己绣一块手绢,这个是她家的习惯。在生辰前夕,会给自己一块手绢以保平安。

还有2天,她就满16岁了,如花似玉的16岁。

她笑了。嫁入陆府,也一年了呢。

 

晨,她照旧向陆员外和陆夫人请安,突然一个衣衫褴褛脸容狰狞的汉子闯了进来。陆夫人冲上去搂住汉子大呼:陆儿,我的陆儿啊!

她和女子不禁失色,没有人会料到眼前这个五大三粗的汉子,竟是传闻中的玉面书生陆佳伟。

最先回过神来,她轻轻地跪了下来,唤道:“夫君。”

女子们也地跪了下来,齐唤:“夫君。”

汉子瞟了她们一眼,哈哈大笑。

 

不知怎么回到房间,她坐在床沿,脑中一片混乱。院里的兰花在风中摇曳着,妖艳无比。

感觉像在看一个迷剧,主角不是她,她却无可救药地按着剧本,扮演着自己的角色。

 

深夜,突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叫声。

那是一种歇斯底里的声音,充满恐惧,绝望,直直穿过耳膜插入心底。

她紧紧地搂捂上了耳朵,蜷缩在被子里不住地发抖。

 

第二天,她发现只有六个人向陆员外和陆夫人请安。

新娘忐忑不安,却和其他人一样保持沉默。

晚上又传来新的尖叫。

第三天,只有五个人了。

她想,总有一天会论到自己的。

没有人追问那两个女子的去向,她给娘家去了一封信,里面夹着够爹娘生活很多年的钱。信里却只短短地写了一句:一切安好。

兰花长势异常,它们拼命地抽芽,蓬勃生长,每时每刻都充满着生气。新娘小心翼翼地给它们修剪着多余的枝叶,不知道为什么,她恍惚觉得,它们今年会开花。

她想,如果它们开了花,一定会如同猫眼少年的眼睛般美丽。

 

是夜,听到开门的声音。

盯着自己镜中苍白的脸,她轻轻地咬着下唇,好让自己看起来稍微精神一点。

突然被一片影子笼罩着,她转过身去,巧笑倩兮,唤道:“夫君。”

汉子的脸在烛光下阴晴不定,她还是在笑,脑海中不住闪过许许多多的片段的记忆,兰花,少年,爹娘的笑脸,贫穷的家境,陆员外和陆夫人欣喜的脸,女子咯咯的笑声,还有那些在一年前所接受的人们的祝福。

  狰笑着拂开她前额垂下的刘海,汉子轻薄地用两指捏着新娘的白皙的下巴强拨新娘抬起头。

  新娘觉得下巴一阵阵的疼痛,但她依然含笑。

  汉子猛地拉开身上的布衣,一身纵横交错的伤疤豁然进入新娘眼中,刀伤和火伤,甚至有还未完全康复的新肉突兀其中。

新娘心寒。

汉子把新娘丢在床上,哈哈大笑。

看着汉子逐渐地逼近自己,一声尖叫塞在喉咙,新娘的手悄悄地放在枕边,那有她用以修剪兰花的剪刀。

风起,吹来一阵浓郁的兰花的味道。

新娘猛地安静下来了。祈诚地看着汉子。

那是她的夫君,她的天,她的地。

新娘笑了,唤:夫君。

汉子似乎愣住了,随后,汉子居然退出了房间。

一个少年大咧咧地走了进来。

新娘看见一双漂亮的猫眼。

少年竖起了食指放在嘴巴,笑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。

新娘什么也没有说。

夜冷清清地过了。兰花开满了一苑。

 

又是一年,新娘生了一个男丁,陆府七个新娘的传说似乎一夜消失。新娘问起的时候,仆人们会起哄,说其实一直只有一个新娘过门。

陆员外和陆夫人已经过生三年,少年说他刚回乡守孝回来,不知怎的府内就多了一位新娘。

新娘苑内的兰花,也似乎开过了,短短一夜,枯得连根都没有留下。

那其余六位女子,那个汉子,也这样消失了。

新娘抱着婴孩安静地坐在苑内,觉得自己做了整整一年的梦。

 

新娘什么也不问,她只安静地笑着,料理苑内新种上的花儿。

她怀中的孩子如花一般,成长着。

有时候看着婴孩那双和少年一样的眼睛,新娘会恍惚起来。

少年那双眼睛,怎样看都看不到底。如同猫一样深沉,狡猾。

新娘却情愿自己沉溺下去,什么也不要问,什么也不要想。

 

就当是有了一整年的幻觉。

 

慧清?

少年突然跑进院内,高声叫着新娘的名字。阳光下面,少年笑得露出了虎牙。

新娘笑了起来,如同迷失在少年眼中一样,世界片刻只剩下淡然的光晕,而他,却在光晕中,无比清晰。

新娘轻轻地唤着。

她的天,她的地。

那拥有一双猫眼的少年。

佳伟。

 

是的,就当是有了一整年的幻觉。

真相,其实有多重要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